Shibbo

宇龙 霆峰 王者 kpl 任豚 Pokémon
喜欢koko和mimiq

【宇龙】突如其来的意料之中 01(非典型性ABO)

*又名:一夜变O的居老师在正常世界中该何去何从
*正常的世界!!不是ABO世界!就是居老师莫名其妙变O了!!?白宇还是正常人!!
*半现实背景
*欢脱向


       早上八点,朱一龙和往常一样,准时给白宇的房间送去早饭。

  白宇并不情愿地在床上滚了好几圈,才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起来,一边喊着“来啦,来啦”,一边趿着拖鞋去给朱一龙开门。

  “吱呀”一声,煎饼果子的香气从门外扑进来,才终于把白宇那昏昏沉沉的脑袋给搅弄醒了。白宇条件反射地咽了咽口水,喜笑颜开地把那个还冒着油的纸袋子接过来,一边转身往床那儿走,一边感慨说:“龙哥,你说我这是积了几辈子德才能遇上你啊!说真的,哎,你要让我早起一天,那都是要了我的老命。嗯?......龙哥?”

  朱一龙以往每次给白宇送去早饭,总是要和白宇进房间一起吃的。但这次,白宇却没有等到跟在他身后的脚步声。

  白宇有些不解地转头看朱一龙,却看见朱一龙仿佛被施了定身咒似的,身体僵硬地站定在门口,用一种警觉且诡异的眼神盯着自己。

  “龙......龙哥?”白宇的嘴角无意识地抽动了一下。

  朱一龙的视线聚焦在白宇裸露的后颈上,眉头逐渐锁起来。他的语气是少见的严肃:“......小白,你的抑制贴呢?”

  “啊?”白宇非常不明所以,甚至觉得是自己太困了于是产生了幻听,“这是啥??”

  朱一龙的眼神愈发紧张不安起来,他往后退了一步,眉头皱得更深了:“小白,你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拿......什么......开玩笑?”白宇觉得此刻朱一龙看自己的眼神颇有一种宁死不从的小白兔看着面前邪恶的大灰狼的感觉。可这到底是发生什么了?自己真的有这么可怕吗?

  “把抑制贴贴上。”朱一龙的语气里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白宇感觉自己似乎被一棍子敲懵了。他在床边傻站了几秒,然后突然像想起来了什么似的,三步并两步走到门口就要把朱一龙拉进来:“龙哥你有什么事先进房间里说,站外面万一被人看......”

  白宇一句话还没说完,朱一龙就已经条件反射般地往后退了好几步,几乎要贴到身后的墙上。他一开口,连音调都拔高了一度:“你别过来!”

  白宇被朱一龙喝在了原地,更懵了,这大早上的是要闹哪一出啊?他飞快地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要谨慎行事。

  白宇于是把半抬在空中的手放下,小心翼翼地开口:“呃......龙哥,我是真心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不......你先进房间,然后再给我解释解释?”

  朱一龙背靠着墙壁,脑子里闪过一件要事。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臂去摸自己的后颈:糟了,自己的抑制贴呢?怎么也不见了?

  朱一龙为了确认他自己所认为的事实,轻轻地捏了两下自己后颈上的那块肉,去控制那个明明可以被感知到的Omega腺体。

  一缕极淡的椰子香气从腺体中溢出来,萦绕在朱一龙的鼻尖。

  没错,自己还是Omega,但为什么白宇却是一副完全不知情的样子......?

  在鱼龙混杂的娱乐圈混了快十年,朱一龙对AO的事保持着绝对的警惕。在还没搞清楚情况之前,他并不愿意带着刚才溢出来的信息素味靠近白宇。

  白宇却趁着朱一龙一个走神,拽着朱一龙的手臂就往房间里走,一边走还一边说:“我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但问题总能解决,早饭只有一顿!我们进来一边吃一边说。”

  朱一龙稍稍挣扎了一下,但自己后颈上消失的抑制贴似乎也印证了事情的不同寻常。他信得过白宇的人品,觉得事已至此,白宇多半也不可能还在开玩笑了,于是他半推半就地跟着白宇进了房间。

  在房间里坐定,朱一龙才终于得以冷静下来思考。他尝试着深呼吸了几口白宇房间里的空气,除了刚买的早饭的香气之外,剩下的都是干干净净的,丝毫没有其他可疑的信息素残留。

  朱一龙紧蹙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只用陈述的口吻对着白宇说:“......你身上没有味道了。”

  “味......道?”白宇表示自己的大脑可能死机了。他有些别扭地举起自己的手臂认真闻了闻,然后特别真诚地说:“龙哥,我对天发誓我真的天天洗澡的啊!虽我看起来可能确实有那么一点点邋遢,但......有味道还不至于吧?”白宇顿了一下,又补上一句,语气甚至都有点委屈了,“我也天天洗头的。”

  朱一龙看着白宇亮晶晶的小眼神,心里突然动了一下。要是白宇真的不知情,那自己是不是也有点对他太过严厉了?朱一龙又些愧疚地抿了抿唇,把语气放软:“我是在说你的芒果味......你真的不知道?”

  白宇却是更加惊讶了。他听到“芒果”这两个字,嘴巴张得几乎能塞下一个鸡蛋:“龙哥,我知道我长得像芒果,但你也不带这么拐着弯骂我的吧?”

  朱一龙顿了几秒,然后抛出了一个更加让白宇摸不着头脑的问题:“小白,你是一个Alpha吧?”

  白宇呆呆地抬手搭上了朱一龙的额头:“......龙哥,你没病吧?”

  



  “所以,我总结一下,你是说,这个世界上有Alpha,Beta,和Omega三种人。Alpha和Omega的身上会带有独特的信息素味,也就是你刚才提到的我的芒果味,对吧?”白宇言简意赅地重复了一遍朱一龙给他的解释。

  朱一龙点了点头。

  白宇又问:“你说你是一个Omega,并且认为我应该是一个Alpha,对吧?”

  朱一龙又点了点头。

  白宇从床上蹦起来,一个箭步就又要去拉朱一龙:“不行龙哥,我觉得你还是得去医院检查一下,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朱一龙把白宇的手拍开,下垂的眼角里流露出急切:“你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白宇站在朱一龙面前,特别郑重地拍了拍朱一龙的肩,说:“龙哥,你信我,我说的也都是真的。”

  朱一龙解释无果,没办法,只好动用信息素这个唯一能证明自己的证据。他把头微微偏到一边,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后颈中央,说:“小白,你过来。”

  白宇将信将疑地凑过去看。

  朱一龙有些不安地咬着下唇,又说:“你闻一下。”

  白宇挑眉,不敢轻举妄动:“闻......你脖子?”

  朱一龙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要求的确是怎么听怎么尴尬。他耳尖一红,干脆把整个身子都转到后面去,避开白宇的视线,然后大义凛然地说:“......对。”

  白宇神情复杂地把鼻子凑到朱一龙的后颈处。他抽动着鼻翼,想闻出点什么所以然来。

  然后,一缕淡淡的椰子牛奶香气就像云雾一般慢慢地钻进了白宇的鼻腔之中。那味道十分清爽自然,又带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甜味,让人闻了很是舒服。

  白宇温热的鼻息一下下喷洒在朱一龙裸露的后颈上,有点痒痒的,甚至有些刺激到了朱一龙的腺体,像是要把他的耳尖催熟。

  朱一龙身体有些僵硬地站在那儿,有点不太自在地问:“......闻到了吗?”

  白宇迟疑地开口:“你是说......椰子牛奶?”

  朱一龙像是终于得到了批准,赶紧几步和白宇拉开距离,松了口气之后才点头,说:“对。”

  白宇又坐回到床上,在脑子里回味了一下刚才的那缕椰子味,居然忍不住笑了,说:“龙哥,这味道那么淡,真不是你洗发露的味道?”

  朱一龙皱眉:“你还是不信?”

  白宇毫不犹豫地摇头:“龙哥,这真不是我不肯信,而是你说的这个也太玄幻了,哪有这什么...... Omega,Alpha的分类方式啊?你这要骗骗三岁小孩还行,我......五岁。”白宇说罢,还伸出五指手指在朱一龙面前晃了晃,眼角带着浓浓的笑意。

  朱一龙这会儿可没心思和白宇开玩笑。他有些恨铁不成钢地看着白宇,最后却还是叹了口气,不得不搬出他原本并不想用的杀手锏:“小白,你再闻一下。”

  话音刚落,白宇就又要扒着朱一龙的肩,凑到他身后去。

  朱一龙赶紧把他推开:“你走开!你先别动,就坐在床上。”

  白宇顺势往床上一躺,十分惬意地看着朱一龙:“哥哥,你到底想干嘛?”

  朱一龙没有回应,只是把头转过去,不去看白宇。

  白宇也没有追问,乖乖地躺在床上等着。

  过了一会儿,刚才不过是极淡的椰子牛奶味居然开始变得浓郁起来,肆意地蔓延到房间的每个角落。原本清爽的味道开始变的甜腻,白宇觉得自己仿佛被扔到了一池子加了足量蜂蜜的椰子牛奶中,差点要溺死在里面。

  白宇猛地睁开眼睛,一句“哇哦”从嘴里蹦出来:“厉,厉害啊!”

  朱一龙作为一个Omega,对主动释放信息素这种事还是十分避讳的。他脑子里根深蒂固的“白宇是个Alpha”的想法还没被抹去,因此他不敢轻举妄动,只立刻收了信息素,然后略有些紧张地问白宇:“你感觉到了什么?”

  白宇意犹未尽地又吸了好几口空气中的香甜气味,越闻越觉得好闻。他居然开始觉得一本正经的朱一龙都因为这椰奶味开始变得可爱了起来。白宇有些惊讶又有些惊喜地朝朱一龙靠过去:“这怎么做到的!?”

  朱一龙见白宇的眼睛里除了惊讶和惊喜之外,并没有掺杂着其他的情绪,于是他忍住想要挪到床尾的冲动,解释道:“Omega和Alpha都可以控制信息素的释放,就和我刚才那样。”

  板上钉钉的事实摆在眼前,白宇这才终于相信了一点朱一龙的话。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然后总结到:“所以......Omega就是自带体香的人?”

  朱一龙觉得这么解释似乎也没什么问题,于是没怎么犹豫就点了点头。

  白宇翘着二郎腿“哼哼”了两声,突然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似的,笑着问:“你说你们那儿的人可真逗哈,你说这控制体香有什么用?总不见得就是闻着玩儿吧?”

  白宇捕捉重点的能力超群,一句话正中红心。

  朱一龙的眼角细微地抽了一下。他本人当然是再清楚不过信息素的真正用途的。但此时的白宇只不过是一个不会受信息素影响的普通人,这种难以启齿的事......他还是不知道的为妙。

  朱一龙脸皮薄,他支支吾吾了半晌,只憋出来一句:“我哪知道为什么?”


tbc.


评论(46)

热度(710)

  1. 苏朝歌Shibbo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