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bbo

宇龙 霆峰 王者 kpl 任豚 Pokémon
喜欢koko和mimiq

【宇龙朱白无差】寻人启事(中)(校园AU)

*算是校园AU?半课外班半大学的那种。

*(上)和(中)都是比较正经的,非甜饼向


白宇最终还是没有看懂朱一龙到底想和他说些什么。

在拉上窗帘,窝回被窝里之后,白宇将纸条上朱一龙的手机号存进了自己的手机,然后给他发了一条“hi”的消息。

可让白宇没想到的是,这条“hi”不仅是他们俩短信的开端,同时也是结尾。

他从未收到来自朱一龙的一点点回音。

白宇曾一个个数字仔细地核对自己输入的手机号码,也曾无数次怀疑朱一龙是否写错了某个数字。但线索只有这一张纸条,白宇能做的,也唯有“等”这一个字。

一天,一月,一年。

白宇期待着朱一龙能回应他的心情被时间一点点消磨殆尽。

接受就此分离的结局仿佛是当下最无可奈何却也是唯一的选择。

白宇从未觉得朱一龙对他来说居然是那么重要。就好像有人在抽丝剥茧一般地将白宇的血液一点点从身体抽离,但白宇却什么都抓不到,也什么都挽留不住。

白宇将那张纸条单独地放置在钱包的一个夹层里,想起时便会拿出来看一眼,然后顺着纸条上的那两个字抬头看天。

他抬头看过初升的朝阳,看过当空的烈日,看过斑斓的落霞。

但他最喜欢的,还是那一轮明月——

他抬头对着月亮祈祷,他不奢求朱一龙能够再次回到他的生活之中,只求他的龙哥能够平安而快乐地生活。

 

没想到,三年之后,在贴吧上的一个帖子里,白宇居然真的等来了朱一龙的消息。

那时候智能手机逐渐开始流行,白宇的第一件事就是加了朱一龙的QQ。

白宇:龙哥!!!!!

白宇:天哪以为我们俩再也见不到了[哭][哭][哭]

朱一龙:不好意思,我那时候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一点事,手机连带着那张纸条都丢了,所以没能联系到你。

“一点事”。白宇看这朱一龙发来的那三个字,突然有点想笑,也有点想哭。那是三年的石沉大海,是三年的杳无音信,是三年的挂念与担忧,却也只是朱一龙口中的那一“点”事。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至少当下是值得珍惜的,不是吗?

白宇:哈哈哈没事,这不是联系上了嘛!!

白宇:你现在在哪儿上学?还留在老家吗?

朱一龙:我在北京电影学院学表演,你呢?

白宇:!!!!!!!!

白宇:我在中戏啊啊啊!!!!!!天我们俩好近!!!!!!!!!!

朱一龙:哈哈,真的

白宇:你什么时候有空啊[哭][哭][哭]

白宇:我们约着出来见一面吧!!!

朱一龙:我听说中戏和北电今年会有一个联合的汇报演出,你有兴趣参加吗?

白宇:???

白宇:当然有兴趣!!!我等会儿就去找人报名

白宇:龙哥你要演啥??

朱一龙:我确定了之后发给你

白宇:那就到时候见啊!!我已经等不及了[哭][哭][哭]

白宇:没想到过了那么久我们俩居然还能一起演戏!!!

白宇:我太开心了[泪流满面]

 

朱一龙笑着把手机放到膝头,心情却并没有因为和白宇久别重逢的对话而变好。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三年后特地去贴吧上找白宇这件事是对是错。

三年前,朱一龙十分疲惫地坐在回家的火车上,昏昏沉沉地闭上了眼睛。等他再被广播叫醒的时候,自己放在前面座位底下的书包已经不翼而飞了。

即使是现在的他还是如此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自己的第一个反应不是丢失的车票,不是钱包,不是钥匙,不是课本,而是白宇留给他的那张纸条,那张记有白宇的手机号码和随笔涂鸦的纸条。

那是白宇留给他的东西,可却被他自己弄丢了。

朱一龙后来有尝试着报警,和火车站联系调取监控资料,也有尝试着绞尽脑汁地回忆白宇写在纸条上的那串数字,然后一个个打过去试,但每每都无疾而终。

在尝试遍了所有可能的方法之后,突然有一刻,当朱一龙真正地意识到消失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再回来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居然是松了一口气。

那不是一声无奈而遗憾的叹息,而是真真正正地,就好像人生中的一件大事被彻底了结了一样地,松了一口气。

 

朱一龙当然是清楚自己喜欢白宇的。

但这种见不得光的喜欢,是不可说,也是不愿说。

在结课时的那张纸条上,朱一龙苦思冥想了一夜,最终却只留下了两个字:抬头。在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就没有想过白宇会看懂,也没有奢望过白宇能看懂。

离别的前夜,宿舍房间的窗帘正巧留了一条缝隙,不宽不窄,正好留得一束满月的月光从缝里透出来,柔和却坚韧。

白宇细微的呼吸声从另一张床上传来,平稳且安和,对朱一龙来说,是幸福,也是深渊。

朱一龙窝在床上,呆呆地抬头凝望着那一轮明月,脑子里突然蹦出来了一句话。

夏目漱石说,“今夜月色真美”是“我喜欢你”的意思。会这样说,是因为觉得其他的言语都太过裸露和庸俗,用在自己喜欢的人身上,传递出来的情感居然幼稚可笑得像个小孩。一切交杂着的情绪都堵在心头,一张口,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时正巧看到了夜空中一轮雪白的明月,心中一动,急切地想与你分享,于是便将“月色真美”脱口而出了。

朱一龙看着天空中高悬着的明月,突然也想让白宇抬头看看那么美的月色。可他还未张口,却又觉得连这样的句子暗含的情绪都太过强烈,于是在犹豫了半刻后,只轻轻地留下了两个字:抬头。

你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吧,月色是不是很美啊?

朱一龙就这样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那一轮明月从高悬于天空,到落入地平线。然后天空的另一边就照射来了比月光要明亮几万倍的朝阳。

那朝阳将夜色完全驱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明媚而蓬勃的朝气。

那些在夜色庇护下的多愁善感也似乎在刺眼的阳光下悄无声息地蒸发了。

朱一龙开始觉得自己昨晚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白宇哪会去看什么月亮呢?他明明自己就是一个小太阳,把笑容和快乐带给别人,用自己的光芒去照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可有光明的地方总有黑暗。

既然你已成为我的光明,那就请让黑暗毫无保留地包裹我吧。请让我一个人坐在夜空下,望着那轮高悬的明月,然后感叹一声“月色真美”吧。

 

朱一龙写好的那张纸条是在烈日当空的正午递给白宇的,可上面却依旧只是“抬头”这两个字。

有些时候,有些太过隐秘且深沉的爱意,不是说给心里的那个人听的,而是说给自己听的。

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太过纠缠,太过琐碎;无法实现的愿望又太过遥远,太过不甘。我既然已经深陷泥潭,又何必再要拉一个无辜的人陪自己一起受苦呢?

 

老天仿佛是在用一种极为可笑的方式实现了朱一龙的愿望。

那张记有白宇的手机号码的纸条居然连带着书包被一起偷走了。

有过彷徨,有过迷茫,有过担忧,有过焦急。

可最后,朱一龙却是松了一口气。

所有藏在心底的秘密,所有秘而不宣的心思,所有回忆中的甜美与酸涩,都让他随着那张纸条的丢失,而永远埋藏在心底最深的角落里吧。

 

后来朱一龙之所以会接触贴吧,是因为他所在的大学社团需要他去各个平台上发帖为活动做宣传。

那是朱一龙第一次使用贴吧。他照着同学的指示,打开网页,输入吧名,点击发帖。可当一切大功告成准备退出之时,他的脑子里却突然蹦出来了白宇在三年前曾经告诉过他的一个校名。

西安高级中学。那是白宇就读过的高中校名。

曾经的朱一龙相信时间能够抚平一切,但当他在键盘上一个个字输入“西安高级中学”的时候,手指居然无法控制地开始颤抖。

一切被封尘的心思就好像是星星之火,在一瞬间蔓延遍了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灼烧得连他的眼眶都抑制不住地泛红了。

三年前和他开了一个玩笑的老天爷,在三年后居然又将他的心上人送到了他的眼前。

他放下了吗?真的放下了吗?

朱一龙看着白宇发来的字字句句都透露着兴奋与激动的QQ消息,脸上不由自主地带起笑意,可心里却仿佛又有些后悔了。

白宇是他最深刻的记忆,也是他最碰不得的伤疤。

他不知道三年后的自己是不是有勇气,将那见不得光的只能存在于黑夜中的秘密,曝露到阳光底下——

……就试一次吧,好不好?

无论结果如何,就当是给年少时自己那颗挣扎的心一个交代。


tbc.


(中)比较短,因为觉得断在这里最好了,再往下加气氛就断了

(下)会比较长,甜甜甜向


评论(7)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