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bbo

宇龙 霆峰 王者 kpl 任豚 Pokémon
喜欢koko和mimiq

【云亮】柠檬茶 11(电竞背景ABO)

赵云下意识地想把门关上,但那股浓浓的柠檬茶味就好像乌云压境的黑夜里亮起的一盏明灯,引诱着他一步步往气味的源头走去。他蹑手蹑脚,可每走一步,身体就似乎被注射上了一针肾上腺素似的,睡意被瞬间驱散,精神紧张又激动得不能自已。

赵云心如明镜,怎么会不知道等待着他的那副景象。

昏暗的月光若有若无地从窗户中透进厨房里,赵云隐隐约约地看见诸葛亮孤零零地蹲在水槽旁边,一片一片拾起地上的玻璃碎片。细碎的玻璃碎片反射着月光,泛出淡蓝色的光线,这光线似乎有些过于亮了,喧宾夺主地成为了黑夜中的主角,点点洒在地上,又被诸葛亮慢慢收集起来,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于是最闪耀的部分又回到了诸葛亮身上,好像大主教手里捧着的圣水,而赵云便是那个等待着被洗礼的人。

赵云呆呆地有些看愣了。温柔却不甜腻,清冷却不孤高。他的脑海里蹦出了这几个词,也不知是在形容柠檬茶的味道,还是在形容他眼前的人。

玻璃碎片稀里哗啦地被倒进垃圾桶里,诸葛亮又走到厨房的角落,准备拿起扫帚把剩余的部分也清理干净。可正处于发情期中的身体说到底还是有些不听使唤,他的脚步突然一颤——

赵云这才反应过来当下的状况,三步并两步,用尽可能快又不突兀的速度靠近诸葛亮,不由分说地抓住那根扫帚,示意诸葛亮把剩下的事情交由他处理。他低声地唤了一声:“军师——”他的手半覆在诸葛亮的手上,感受到了他手背上渗出的冷汗。

诸葛亮条件反射一般地把手抽开。刚才他原本所剩无几的精力全部都放在收拾玻璃碎片上,直到这时才意识到赵云的存在。他往后退了两步,一开口却是略带歉意,声音有些不自然地颤抖:“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赵云的心因为这一句话又被扔进了搅拌机里。明明都这时候了,他的军师却依旧还在担心别人。其实哪有什么吵醒不吵醒的,就算了吵醒了又有什么关系呢?不收拾玻璃碎片又如何呢?难道就不怕自己被玻璃划伤吗?……没有人会逼你如此坚强。

赵云心疼地把扫帚放到一边,把诸葛亮的手捧在自己手心里,就着黯淡的月光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你没受伤吧?”

诸葛亮悄无声息地把手往回一抽:“没有,不用担心。”

赵云本想气急败坏地把诸葛亮训斥一顿,但一对上他含着水雾四处游离的眼睛时,却又是舍不得了,思前想后,只是喃喃开口:“你怎么就不懂要好好照顾自己呢……”他又把扫帚从地上捡起来,轻轻拨着地上还剩下的细小碎片,又补上一句:“想喝水的话,记得发个微信让我来倒吧。”

诸葛亮的眼睛最终还是安放在了赵云身上。他以为赵云会摆出队长的样子说他一句“你就不能回房间好好休息吗?”。可赵云没有,反倒是着用少见的体贴的语气和他说话,就好像原本湍湍的溪流突然遇到了什么阻碍。

其实并不是遇到了什么阻碍,而是流进了一汪广阔无边又深不见底的湖水里,于是被吞噬了,被中和了。赵云想,这就是自己的归宿了。

赵云此时并没有刻意地去收敛自己的信息素,他甚至说不清自己是不是故意的。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的心里,自始自终都只有他的军师一人。

苦中带甜的甘草味丝丝缕缕地钻进诸葛亮的鼻腔之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有侵略性,反倒像是湖边树林中缭绕着的云雾,把诸葛亮一步步地指引到桃源仙境之中。他的心跳就好像教堂顶上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强烈而有规律,又似乎永不止息。这钟声一下一下拉紧着诸葛亮心里的那根弦,脑袋愈发混沌,精神却愈发清醒。心脏带出来的充满动力的血液争先恐后地冲向全身,不放过每一个角落,直到指尖,直到发梢——也直到眼角,化作一行泪水,顺着他泛红的脸颊滑落。

赵云此时刚把扫帚放好,抬起眼睛正好撞上诸葛亮脸上的泪水。泪水把月光包在里面,就好像把赵云的整个世界都包在里面了。

恍惚中,诸葛亮的身影似乎和他刚才梦里的那个身影重合,就连柠檬茶味,也是和梦里的一样,甜到心底。赵云脑子一热,下意识地抱紧了诸葛亮,把他牢牢固定在怀里。他不知道诸葛亮为什么在哭,但思绪却自然而然地飘到了今晚庄周对他说的话上。诸葛亮受了那么多委屈,扛起了那么多压力,又为什么不该哭?赵云心疼得不能自已,嘴里不断地重复:“没事的,没事的……”

诸葛亮大概是被对方浓郁的信息素冲昏了头脑,在赵云的安慰声下,他不仅没能把泪水收回去,反倒是哭得更厉害了。轻微的啜泣声在这个夜晚却变成了决战时士兵的嘶吼,轻而易举地把赵云的心理防线攻下。

可下一秒诸葛亮就把哭声收住了。他的指尖只敢捏着赵云背后的衣角,因为太用力的缘故,微微有些发白。他拼命地想把自己从甘草味的信息素中抽离,想让自己坚强起来,然后把赵云推开,就和以前的无数次一样——但他犹豫了。

他当然不想让赵云看见自己红着眼眶柔弱的样子,他不想把自己那么久以来苦心经营的温柔又成熟的形象亲手摧毁。可他也不想推开这个想方设法在安慰自己的赵云——准确地说,是不想推开自己深爱着的子龙。

在信息素的作用下,要做到这一切并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他紧紧地攥着赵云那已经被自己的汗水打湿的衣角,又把头埋进赵云的颈窝里。

越来越靠近腺体了。赵云能感受到自己颈后的腺体在迅速升温,它就如同斗兽场里冲出牢笼的野兽,在他的皮肤下面四处乱撞,越撞却越来越兴奋。他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被泡在柠檬茶的浓缩液里,拼命地吮吸着这来之不易的亲密。

赵云轻轻拍着诸葛亮的背,他仿佛能感受到诸葛亮的身体在不住地颤抖……他难道在忍耐吗?又在忍些什么呢?

一滴温热的液体滴到了赵云颈部的衣领上。薄薄的衣领因为沾湿了的缘故,若有若无地贴在赵云皮肤上,好像有千只蚂蚁在皮肤上爬,又好像是千军万马踏过草原,摩擦到那块皮肤居然灼热得开始发烫。

后来他意识到,并不只是那一块皮肤在发烫,而是他的全身,都在叫嚣着要占领面前的人。可他没有办法在这种时候爆发,于是他只好无力地用手堵住锅子上那个排气的小孔,直到里面的汤汤水水越来越沸腾,冒泡,上升——好像下一秒就要把整个锅子都冲爆。

诸葛亮并不比赵云忍得更容易。

哭够了,他便用仅存的清醒讪讪地把赵云推开,可却没想到自己的身体却因为信息素的作用,软得和一滩水似的,差点瘫倒在地上,还好赵云眼疾手快地把他揽起来。

诸葛亮声音颤抖地开口:“子龙……你说我是不是特别没用……”

赵云刚想开口说“不是”,到嘴边却停住了。他顿了顿,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到:“军师……我喜欢你。喜欢的……是那个永远都对自己充满自信的你。”


tbc.

互表心迹啦啦啦

没有车没有车没有车!!


评论(10)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