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bbo

宇龙 霆峰 王者 kpl 任豚 Pokémon
喜欢koko和mimiq

【云亮】柠檬茶 10(电竞背景ABO)

大乔看到平时一副坚强又温柔的大哥哥模样的诸葛亮现在只能孤零零地缩在被子里,很是心疼。她无可奈何地在心里叹了口气,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一眼,最终还是打开门走了出去。

在门外焦急等待的庄周和大乔交流了一番之后也大概明白了事情的起因,于是欣然答应了今晚要去赵云房间住的要求。

洗完澡,庄周走进了赵云的房间,房间里正好还剩下一个空余的床位。他见赵云已经躺在床上准备入睡,便顺手把灯关了,在另一张空床上躺下。

月光从窗帘里透进来,朦胧地洒在赵云身上,给他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庄周看着赵云的背影,脑海里莫名地浮现出把自己蜷在被子里的诸葛亮的样子。他们两个……真的是自己所想像的那种关系吗?是互相暗恋而不得吗?庄周看不得自己最好的朋友诸葛亮受累,可又不好意思插手其他人之间的事,于是思前想后,只是对着赵云轻轻喊了一句:“子龙,你还醒着吗?”

赵云其实一直都还睁着眼睛,他心里和脑子里都乱糟糟的,不断地浮现着诸葛亮比赛落败之后自责的模样。他愿意把诸葛亮所有的痛苦都揽到自己身上。他听到庄周问他,便“嗯”了一声回应。

庄周绞尽脑汁地思索了一圈,想找个合适的方式问问赵云对诸葛亮的看法。在目光落到桌上喝完的柠檬茶杯子的时候,他突然灵光一闪,开口问到:“子龙……你是不是很喜欢喝柠檬茶?”

赵云愣了愣,不知道庄周突然问这个问题是何意,但还是很诚实地“嗯”了一声。

庄周顺着赵云的回答,继续开口:“乔姐和我说,孔明信息素的味道也是柠檬茶。”

赵云心里一顿:他当然是知道这个的,也大致猜到了庄周想说些什么,但还是不敢轻举妄动,于是还只是“嗯”了一声。

庄周见赵云没什么大动作,于是犹豫了半刻,又说:“子龙……你有没有想过,你喜欢的,真的只是……喝柠檬茶吗?”

赵云清澈的眼睛盯着窗外,庄周的话把他仅存的一点点睡意都驱散了:原来……大家都已经看出来了吗。是啊,他真的只是喜欢喝柠檬茶吗?还是只是用柠檬茶来慰藉自己这颗得不到孔明的焦躁的心?

答案呼之欲出。

可就算是喜欢孔明又如何呢?孔明难道会接受自己吗?他在心里冷笑了一声。

庄周知道自己是猜中了,也不觉得多意外,又接下去道:“你要是喜欢孔——”

 “我哪个都不喜欢。”赵云的回答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庄周的话,语气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情感。

这下庄周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究竟是他猜错了?还是赵云不敢承认呢?

赵云咬着嘴唇,有些不自然地开口:“只是习惯了罢了……好好打比赛吧,别想了。”

赵云的原本清亮的音色里突然带了一点沙哑,庄周的直觉告诉自己赵云只不过是不愿意面对自己的情感罢了。可逃避,除了能继续折腾这两个人之外,还能做些什么呢?

庄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大概又过了十分钟,他又开口,他知道赵云并没有睡着:“好好打比赛……说起来容易。可你也看到孔明现在的状态了——问题不解决,拿什么打比赛?”

庄周很少用略带质问的语气和别人讲话,赵云知道庄周是认真起来了,他的一颗心也被庄周吊了起来。但此时的赵云还不知道诸葛亮到了发情期,还以为今天诸葛亮表现异常是因为他生病了,于是回答:“等军师的病好了,我们可以——”

这回是轮到庄周打断赵云的话了,他的语气虽然还是软软的,但少见地带了点哭腔:“什么病?什么病?他能有什么病——”庄周意识到自己说话有点太激动了,又放慢了说话的速度,再次开口“队长……心病还需心药医。孔明是我最好的朋友。很少有人能知道他一个Omega打比赛要承受多大的压力。他也不擅长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想法,因此就算是我,也不敢保证孔明的心结到底在哪儿……但我真的很心疼很心疼他……如果可以的话,队长,我希望你能去安慰安慰他。他受到的诋毁不比所有人少,他真的太想拿一个冠军了——可我们可以和他一起拿冠军,却没办法帮他分担哪怕一点点的压力。队长…….”庄周又顿了顿,继续道,“如果你真的喜欢孔明的话,就去和他聊聊天吧。他比任何人都需要你。”

庄周的这一番话既如同醍醐灌顶,又如同三千尺的瀑布砸在赵云头上,把他砸懵了。他过了很久,才憋出一个轻轻的“嗯”字。

下一秒,一滴泪水就落在了赵云的枕头上。水慢慢晕开,就好像一种不知名的情绪在赵云心中慢慢扩散。他忍住没有让更多的泪水从眼眶里流出来,但这种情感就好像被憋回到了心里,随着心脏有力的跳动,蔓延向全身。此时的月光就好像一把利刃,把他的皮肤打成了一片片鱼鳞,又和菜场里的屠宰师傅一样,把鱼鳞一片片拔掉。他的身体几近颤抖。

大部分时间,赵云都只是在想自己要怎么做才能打好比赛,获得更好的名次,可却从来没有想过陪他一路走来的诸葛亮在想些什么。或者说他想过——但只是用着一颗怀春的心,去自以为体贴地臆想他的军师。而诸葛亮的心里到底有什么苦衷,他甚至连发现都发现不了。他不知道该说是诸葛亮隐藏得太好,还是自己的神经太过大条。

还记得几周前他收到喷子寄来的花圈的时候,诸葛亮一有空就过来安慰他,陪伴他,给他买吃的买喝的,甚至还不惜用自己的信息素来抚慰赵云的心。可他却从没有想过,诸葛亮自己又承担了多少的压力呢?有骂自己的,难道就没有骂军师的了吗?

诸葛亮是一个Omega啊,不是一个柔柔弱弱的Omega,而是一个拼了命想要证明自己的Omega。于是他把所有压力都自己挑起来,然后缄口不言。就好像是一座高大的雕塑,被万人景仰,又被万人诋毁,可他却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也没有一个人会关心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既是因为别人不问,也是因为他自己不说。

可没有人知道,难道就代表着诸葛亮的压力和痛苦都不存在了吗?今天的失败,对于他来说,又是多大的一个打击呢?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失败,追根问底,这可以被认为是一场因为诸葛亮的第二性别而导致的失败。这对于自尊心和好胜心极强的诸葛亮来说,并不比千刀万剐更容易接受。

赵云渐渐地开始感同身受地去思考诸葛亮的想法,越想就越是难受,越是心疼。他多想就这么冲到诸葛亮的房间里,然后紧紧地抱住他,告诉他,没关系,所有的压力,我们都能一起抗。可那个晚上诸葛亮对赵云警戒的眼神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即使诸葛亮也喜欢他,但在这个多事之秋,他们两个之间,还真的有可能吗?

赵云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睡得一点都不好。他的脑子里就好像装了电影带似的,不断在回放诸葛亮的样子。他和他一起吃过的饭,走过的路,打过的比赛……亲密的,疏离的,如海啸一般涌来的回忆将赵云淹没,把他悄无声息地带到未知的远方。

不知道过了几个小时,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将一直没有进入深度睡眠的赵云吵醒了。他心里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对,于是皱了皱眉,穿好拖鞋打开了房门。

扑面而来的是柠檬茶的味道,甜腻得快要将他熏倒。


tbc

赵云也想开啦!等他们俩见个面聊个天亲一亲啥的,再过几章就要大结局了大概(

比想象中写得要长一些

最近可能还会更一些巍澜,不过这篇也会继续同步更

评论(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