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bbo

宇龙 霆峰 王者 kpl 任豚 Pokémon
喜欢koko和mimiq

【信邦信】我才是世界第一 04(电竞paro)

*王者荣耀KPL背景

*脑洞源于QGhappy.Cat和eStar.伪装,但经过了作者的瞎几把想像和改编和扩写,与真人完全无关

*两人的设定都是主玩中单位,看不习惯的话请绕道


虽然刘邦与韩信的两支战队已经先后踏进了季后赛的门槛,但常规赛第二轮的比赛还是如期举行。

此时刘邦的战队已经实现了十五连胜,不仅牢牢地稳住了常规赛排名第一的位置,还创造了职业联赛历史上最高的连胜纪录;而韩信战队的转型也日趋成熟,在战胜了许多强队之后,已被认为与刘邦的战队有一战之力。

和上次的比赛一样,两人作为首发成员,赛前上台握手。刘邦依旧是那幅轻松随意的样子,笑眯眯地走上了舞台;但韩信的心态已经和第一次大不相同。没了往日技不如人的心虚,现在的他已经可以被认为是职业联赛几大中单之一了。这一次,他相信自己一定会赢。

第一局,韩信将自己上赛季成名的边路法师英雄交给了队友,自己则是继续走中单。前期对面的阵容太过强势,韩信这方的一个小小失误直接致使对面竟然获得了4buff开局的梦幻开局,还顺便拿下了一血。在职业赛场上,这样的前期劣势几乎已经注定了他们的失败。随着对面不断反野拿龙推塔的节奏,第一局的胜利毫无悬念地落到了刘邦一方。

调整了一下心态,第二局紧接着开始。刘邦在四楼选择了自己的成名英雄,而事实也证明了他对于这个英雄无与伦比的理解。在第一波小龙团的时候,虽然韩信的队伍抢到了暴君,但团队却发生了脱节。一个脆皮打野为了抢龙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而这也成为了刘邦他们的突破口。一波小团灭将节奏再次送到了刘邦一方。即使后来韩信的战队努力想维持住局势,也很难完全抵挡住刘邦战队的强势入侵。“失败”二字再次出现在韩信的屏幕上。

2:0

当熟悉的比分再次出现在韩信眼前时,他退缩了。他甚至开始害怕与刘邦见面。

为什么?明明他们的转型已经获得了成效,明明他的中单已经不逊色于刘邦,明明在赛前他是那么的信誓旦旦,那么的信心十足,可结局却还是与两个月前一模一样。

他有些不解,有些迷茫。两场比赛,一共四局,他们甚至没有获得哪怕一局的胜利。

可赛后的礼貌性会面还是无法避免。这次,他们只是简单地握了握手,刘邦甩给他了一句“半决赛见”便再无下文。

半决赛见?再被你们虐着打吗?韩信有些懊恼地想。

正心灰意冷之时,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刘邦转会时那轻巧而不屑一顾的神情。

不,不会的。既然我代替了你的位置,我就要做的比你更好。

 

或许是刘邦为了照顾韩信的心情,也或许是韩信的心里生出了一丝隔阂,两人默契地没有选择在下场后见面。

乘上回程的车,韩信这才稍微放松了下来,闭着眼睛半躺在位置上休息。

“常规赛我们是第五名,看来要和第四名打了。”队长打开手机查了一下常规赛的最终排名。

“第四啊……”韩信迷迷糊糊地嘟囔着,“赢了就能和刘邦再见面了吧……”

队长无奈地看向他:“你别老想着刘邦,好好训练才是最重要的。”

“队长,你说怎么才能打赢他呢……?明明我们已经很努力了啊……”半梦半醒状态的韩信显然没留心听队长讲话。

队长把身子往椅背压了压,试探地转头看向韩信:“怎么?你喜欢他啊?”

韩信一惊,睁开眼睛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盯着他的队长,可脑子却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他有点手忙脚乱地开口:“啊?怎么可能,他这人每天只知道嘲讽我,菜鸡一个,哈哈哈。”

队长嫌弃地瞪了他一眼:“那就别整天想着怎么打他!明天好好休息,后面两个星期可有的你苦的。“

韩信这才反应过来队长只是为了让他别老惦记着已经过去的失败,而非真的在打听他的八卦。自知反应过激的他只好撇了撇嘴,继续躺了回去。

 

回到训练基地,韩信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躺倒在床上刷手机。刷着刷着突然弹出来一条刘邦发来的语音通话邀请。他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接听。

“活过来了?”刘邦嘲讽的语气一如往常。

韩信听了,心里冒出了一点隐隐的怒气:“你说谁呢——我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吗?你可别到时候死在半决赛了。”

刘邦笑了两声:“又是4:0?”

这个比分毫无疑问戳到了韩信的痛处,可他并不打算妥协:“我们比你们,四比零。OK?”

“哟,看来小将军志气不小嘛。”

言下之意就是不相信我们能赢了喽?韩信一时气短。

刘邦却是很快地接了下去:“明天来我们这儿玩VR吗?我问我朋友借了一个。”

“不去,我们基地离你们那儿太远了。”韩信说完这句话,又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道,“除非你开车来接我。”

刘邦笑了笑:“要来自己来,我最多请你吃饭。”

懒癌发作的韩信还是坚持:“不来不来,过来要一个多小时呢,来回三个小时,好不容易放个假,有这点时间还不如睡觉。”

刘邦本想说算了,不来就不来,可今天比完赛后韩信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溜走的样子不得不说让他有点在意,斟酌之后他还是退了一步:“那我来五角场接你?顺便吃个饭。”

韩信听到这句话有些开心,一下子忘了从自己这儿到五角场其实也要一个小时。他带着笑意回到:“好啊,吃什么?”

两人扯了一会儿家常,那和谐亲昵的气氛让人无法相信他们刚刚作为对手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比赛。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韩信还是抵不过几日来累积的疲倦,困意渐渐泛了上来,打了个哈欠。手机对面的人很敏锐地察觉了这一点,也不再继续闲聊,找了个借口说了声“晚安”,督促他早点睡觉。

韩信“嗯”一声,也回了句“晚安”,颇有些依依不舍地挂掉了电话,缩回了被子里。

他自己可能都没有注意到,一个刚经历过完败的职业选手,在当晚睡觉的时候,嘴角竟然还带着一丝温柔的笑。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