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bbo

宇龙 霆峰 王者 kpl 任豚 Pokémon
喜欢koko和mimiq

我为什么到现在才看了这部剧啊(爆哭

虽然剧名很迷但是真的是超级可爱超级好看的喜剧!

maki强吻春田那段真的是可爱到爆炸呜呜呜

循环了那段十次之后我把自己给循环饿了(bushi

真想吃可乐饼以及加了芝麻酱的沙拉啊(?

刷了两天走路草闪光然而啥都没刷到😭还差点弄丢了陪我通关的霸王花,幸好小伙伴提醒我可以读档😭本非酋要哭了(委屈(愤怒地糊个图希望可以攒个人品😭

顺序:韩沉 傅红雪 冯庸 花无谢 镇魂 朱一龙 白宇


这段话原自微博@黄灿灿acan 有改

很久很久以前画的小景转圈圈!


没有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发,是因为我一开始先把这个gif发给了和我一起追星的一个三次元朋友。

我那个朋友混lof,但她并不知道我的id。我也并不想让她知道(因为我发的东西又丑又沙雕),所以既然我一开始先把这个gif发给她了,那这就是她的限定辽。

然而!!!今天!!!

她随手一刷居然刷到了我画的沙雕条漫呜呜呜呜呜然后通过画风和简介确定了是我呜呜呜呜呜

我被公开处刑辽 我蛋疼辽 我哭辽

所以这个小景转圈圈就不是她的限定了!哼!(指着她的鼻子职责她!!!超凶!!!!!

按头小分队启动!!


我=所有给我点小心心的大家(狗头

这两个小弟弟有、、可爱吼(((o(*゚▽゚*)o)))

好久不产kpl粮辽,瞎涂半小时(捂脸

不想写文的时候就要画画(不

开学辽,三次元估计会很忙,之后更新就随缘啦,给大家笔芯❤️

【宇龙】突如其来的意料之中 08(非典型性ABO)

*思考了很久要把这个当作是番外还是正文延续,但想了想番外应该是一个比较独立的故事吧?但我接下来要写的似乎挺不独立的(跪 所以先和大家说声抱歉,之前的那个完结大家就权当作是车的完结吧(跪

*其实还是延续了沙雕风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小段莫名的有点小虐(?



  第二天早上,白宇依旧是被敲门声吵醒的。还在半梦半醒中的他拽着被子皱了皱眉,这敲门声过于急促,和他脑海中预设的朱一龙轻柔的敲门声大相径庭。


  白宇的脑子里乱糟糟的,充斥着朱一龙的影子,以至于那杂乱无章的敲门声都没能把他从梦境中拉出来,反倒化作了打在鼓点上的背景音。


  可那敲门声越来越剧烈且吵闹了,连带着白宇梦境中的画面也开始抖动起来。梦里的朱一龙站在宾馆的落地窗边,整个窗户在剧烈的抖动中摇摇欲坠。白宇伸手想去拉他,可他每伸一次手,朱一龙就离他更远一分。手臂无限地拉长,白宇想要尖叫出朱一龙的名字,可喉咙里却好像被塞了一团棉花,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窒息感把白宇的眼角都憋出了泪花,可朱一龙却只是站在窗边,神色平静地看着他们俩之间越来越远的距离——


  然后,巨大的落地窗连带着朱一龙脚下的水泥在刹那间坍塌了。


  伴随着梦境里的“轰隆”一声,白宇从床上弹坐起来,大口大口地喘着气,鬓角处隐约可见一层冷汗。他条件反射一般地转过头看自己身边——


  朱一龙已经不见了。


  窗帘的缝隙中透出一缕刺眼的阳光,落在雪白的床单上,晃得白宇眼睛发疼。昨晚的记忆争先恐后地从他的脑海中涌出来——朱一龙泛红的眼角,红肿的嘴唇,布满吻痕的脖颈和胸膛,甚至还有身后甬道的紧致湿润与温暖。


  一幕幕拼凑在一起却又在瞬间破碎,就好像梦中碎裂的玻璃毫不留情地划过白宇的皮肤。昨晚朱一龙答应自己的表白明明还近在眼前,但一觉醒来,却又和清醒前的梦境交杂在一起,变成若隐若现的烟雾了。


  白宇的手指抚过朱一龙睡过的床单,是冷的,和空调吹出的冷气一样冰冷。白宇的身体好像也被冻得僵住了。


  敲门声越来越急躁起来,就像是一只怪物在用布满鳞片的粗糙大脚愤怒地踹着。


  这样不耐烦的敲门声,门外的绝不会是他的龙哥。


  白宇心里明明清楚这点,可他的眼睛里却仍旧带着希冀。他终于从床上站了起来,扯上一件浴袍快速地裹上,赤着脚跑去开门。


    果然,门外站着的是他的经纪人。白宇眼睛里的光一下子黯了下去。


  经纪人凑到愣住的白宇面前挥了挥手,略带抱怨地说:“怎么叫你那么久都不醒!”


  白宇眨了两下眼睛,这才回过了神:“啊,不,不好意思。”


  经纪人用着打量的眼神看着白宇,有些迟疑地把手里装着两个包子的小塑料袋往白宇面前一递:“朱老师让我给你带的,你赶紧吃吧,吃完了就去机场。”


  朱......老师?白宇的眼睛一亮,连嘴角都抑制不住地微微扬了上去。他赶紧把包子接过来,捧在手心:“那龙哥他人呢?”


  经纪人颇有些不解地瞥了一眼突然变得兴致冲冲的白宇,一边熟门熟路地往房间里走,一边说:“你说朱老师啊,他今天早上好像有急事,就改签先——”


  一句话还没说完,经纪人就已经彻底石化在了原地。


  地上摊着的衣服,凌乱的床单,以及......床单上依稀可见的浊白色痕迹。


  经纪人无法置信地转过头,用一种近乎惊恐的神情盯着还在愉快地啃着包子的白宇:“不是吧——!”


  经纪人的这一声大叫着实是把依旧毫无自知之明的白宇给吓到了,他一口包子差点呛在喉咙里。白宇顿了一下,才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房间里这让人想入非非的可疑场景。“哎!”白宇赶紧把房门带上,“你小声点!”


  经纪人的语气几乎是颤抖的,她尝试着压低声音开口:“你......你们俩不会真的在一起了吧!”


  白宇扯了扯嘴角,又看了看手里还温热着的包子,抿唇露出了一个不可置否的微笑。


  经纪人还没能从刚才的震惊中挣脱出来,她张了张嘴,过了好久才发出声音:“你们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白宇的喉结动了动,眼神有点心虚地飘着:“......就昨天晚上。”


  经纪人指了指床,还是没缓过来:“你们这是......上个床,然后......啊?我天,该说你们做演员尽职尽责好啊,还是说你们入戏太深好啊!我跟了你四年了怎么都没看出你居然是个弯的!”


  “什么入戏太深!我和龙哥那可是认真的!”白宇把一大早起来没看见朱一龙的失落尽数抛到了脑后,他颇有些得意地晃了晃手里的小塑料袋,“喏,龙哥还记得给我送包子呢!”


  恋爱中的男人智商为零。经纪人看着面前这越来越幼稚的白宇,心情有点五味杂陈——但不得不说,亲眼一见这种事后的场面还是很让人激动的。对耽美颇有涉及的她强压着内心的汹涌,绕着床走了半圈,在看到床头柜上还未拆封的安全套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你们没用安全套啊。”话还没说完,她的脸颊就红了一半。


  白宇做了二十七年的直男,哪会知道两个男人在床上要注意点什么。他有些不解地开口问:“......一定要用吗?”


  经纪人强忍着笑意,眼睛都不好意思去看白宇:“白叔,你......是在上面的那个吧?”


  白宇十分认真且坚定地“嗯”了一声。


  白宇这声充满了自豪感的“嗯”让经纪人颇有些心疼被自家艺人糟蹋了的朱老师。她心想着虽然朱老师轻松举铁80kg,那也不一定经得住自家糙汉宇的瞎折腾啊。白宇他要是连安全套的作用都不知道,那接下来的......岂不是......


  经纪人一副想多问一句又问不出口的样子,她的思绪飞舞着,突然想起来今天早上她见到朱老师的时候,朱老师似乎披了一件与炎热的夏天十分不符的大衣,于是她心里的猜测与担忧就更深一层。她犹豫了许久,最终还是决定小心翼翼地轻声开口问:“那......白叔,你不会......都射在他里面了吧?”


  白宇几不可见地皱了一下眉,耳根也倏地红了。但他却依旧并没有理解自家经纪人此刻的扭捏,他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不可以吗?”


  经纪人的心里暗骂了一声“靠”。心里的猜测几乎已经坐实,她只好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你不会......没帮朱老师清理吧?”


  “清......清理什么?”


  经纪人无可奈何地捂住自己已然通红的脸,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说:“哎我说......你一个二十七岁的人了,能不能稍微有点常识!你,你要是留在里面的话......朱老师......他很可能会发烧的......而且我今天看到他穿了好厚的衣服,把全身都裹起来了......”经纪人的声音越来越轻,到最后几乎是细若蚊蝇。


  白宇当场彻底愣在了原地。昨晚的情况那么紧急,他哪来得及去补这方面的知识......!可要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让龙哥生病发烧的话......白宇不敢细想下去,他赶紧环顾了一下四周,从地上把昨晚随手扔的外套捡了起来,从口袋里摸出自己的手机。锁屏上亮起朱一龙发给他的两条微信。


  龙哥:我有点急事,先走了。


  龙哥:你记得乖乖吃早饭。


  明明因为自己的原因生病了,龙哥却还在反过来关心自己吗?白宇的眼眶突然一热,心中愧疚的情绪涌上来,人生中第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渣。他蹙着眉急切地给朱一龙打字回复。


  白宇:[哭][哭][哭]


  白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委屈]


  白宇:你记得去医院,多喝热水,好好吃药


  白宇:我录完节目就来找你[哭][哭][哭]


  朱一龙坐在候机厅里正刷着手机,几乎是秒回。


  朱一龙:??


  朱一龙:为什么要去医院?吃什么药?


  白宇:我已经都知道了[委屈]


  朱一龙:知道什么???


  白宇:经纪人跟我说你今天早上穿了很厚的衣服,是因为发烧了吧


  白宇:我真的不该射在里面的[哭][哭][哭]


  朱一龙看到这句话,手指一僵,手机差点没掉出去。他拢了拢衣领,红着耳尖打字回复。


  朱一龙:......


  朱一龙:你都在想些什么呢......


  朱一龙:我没发烧,你放心


  白宇:[发呆][发呆][发呆]


  白宇:那你为什么要穿大衣???


  白宇:[黑人问号.jpg]


  龙哥:......[微笑]


  龙哥:......挡着


  白宇瞬间反应过来,他自己昨天晚上在朱一龙全身上下留下了那么多痕迹,要是今天朱一龙还敢穿着T恤出门,那过个不久怕不是就能看到“知名演员朱一龙疑似恋爱中”之类的热搜了,哦不对,“朱一龙的野蛮女友”听起来才更加符合狗仔们大开的脑洞。


  白宇突然有点尴尬,手指停留在空中,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可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经纪人也不可能骗自己啊,自己昨晚明明......如果没有清理的话,那龙哥怎么会真的一点事都没有?


  白宇刚想打字去问,他的脑海中却莫名其妙地冒出来了一个昨晚被自己忽视掉的点。


  龙哥......真的和自己一样吗?


  白宇想起昨晚自己在进入的时候,似乎顶到了一个什么地方。一个......按理说并不应该存在的地方。


  白宇记得那时候的自己好像是停顿了一下,但情欲中的人哪还会在意那么多细节。白宇并没有来得及细想,在得到了朱一龙的应允之后,他便毫无顾忌地去冲撞那个隐秘的入口,以换来朱一龙变调的喘息。最后自己似乎是......顶开了那个地方?可那里面又是什么?


  白宇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有些不够用了。但他的直觉在提醒他,无论是昨晚朱一龙突如其来的主动,还是房间里弥漫的过于浓郁的椰香,当然还有那按常理并不应该存在的生理结构,都必然与朱一龙的Omega身份相关。


  白宇眯起了眼睛——想要知道事实,他就必须要问朱一龙。


  那是现在问吗?还是......当面问?


  白宇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以他对朱一龙的了解,如果不是当面问,那涉及到这种怎么想都有点羞耻的话题,朱一龙百分之百都一定会找各种理由搪塞过去。


  以前的白宇并没想过深究,但现在的白宇却是打定主意要弄明白Omega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了。


  毕竟,现在的他们已经不再是萍水相逢的工作伙伴了。


  而是......一定,一定会相伴一生的爱人。白宇心想。


tbc.


再解释一下,本来真的是想当番外来写的......但写到一半的时候突然觉得我之前的那个故事实际上并不完善,特别是龙哥的Omega身份还没有被白宇完全理解。于是想了想就还是把这段作为是正文的一部分吧,再次说声抱歉[委屈]


btw,龙哥真的不会怀孕,大家别想辽,也不是因为什么物种不同导致的生殖隔离之类的原因(捂脸,单纯就是因为我个人虽然喜欢ABO设定但是比较雷生子罢辽(跪



浮潜的时候遇见了一条彩色的鱼(*¯︶¯*)

【宇龙】突如其来的意料之中 07(PWP/非典型性ABO)

*万字长车预警


*又名:一夜变O的龙哥在正常的世界中该何去何从

*不是ABO世界观,只有龙哥莫名变O了,其他人(包括白宇)都是普通人






tbc.


这是我第一次写车,过程蛮艰辛也蛮有趣的哈哈,不知道好不好吃,但希望大家能看得开心!

给大家笔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