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ibbo

【猫狗猫】带着我的梦想,一起赢吧!(eStar季后赛加油)

1.

    伪装突然就不爱笑了。

    所有人都知道,伪装一直以来都是以一个乐观的,没心没肺的大男孩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视野里的。他的笑容几乎一直都是他的代表。可现在,无论是在赛后的采访席上,还是在eStar自制的小视频里,似乎都再也没看到过伪装那吸引人的,开朗的笑容。

    大家都以为是他太累了——毕竟这个赛季东部赛区的竞争压力实在太大,无论赢了多少都无法掉以轻心。在这样的情况下,伪装笑得少了也是很正常的吧?

    不过伪装自己知道,已经经历过无数次比赛的他怎么会因为这些小事就闷闷不乐呢?这个世界上,唯一能让他不开心的原因,也只有他的小猫咪了吧。

    不过现在小猫咪还是他的吗?他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伪装苦笑了一声。

    那天他们比赛赢了QG,是在不知道多少次失败之后迎来的第一次面对QG时的胜利。伪装太开心了——他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整个2017年,他输了多少次了?输到在他的小猫咪面前连吹嘘一句的资本都没有。但现在不一样了。

    赛后握手环节,伪装十分兴奋地跑过去拥抱猫。被猫笑着推开了。

    伪装看着猫脸上的笑容,觉得猫第一次输给了自己,肯定咽不下这口气吧——一看就是不好意思了。

    伪装回到俱乐部之后,还因为猫拒绝了他的拥抱而觉得有点不开心。

    他掏出手机给猫发消息,带了点娇嗔的意味:小猫咪,你不让我抱,哼。你不爱我了。

    他刷刷微博,有点焦虑地等了快半个小时,猫都始终没有回复。

    伪装下意识地以为猫没看到,就又给他发:我好不容易赢啦,有什么奖励吗?

    猫还是没有动静。

    伪装觉得有点奇怪——平时就算猫再忙,也一定会抽出时间来回复他的消息。要是正在训练或者复盘,没时间打字,猫就会回他一个可爱的猫咪表情包,等到有空了再来找他聊。可是今天为什么都快一个小时了,猫一点动静也没有?就算在打训练赛——虽然伪装估计没有战队会紧接着比赛就打训练赛的——一局也应该结束了吧?

    伪装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猫可能因为输了比赛有点不开心了。但他知道的,猫嘛,一定不会小家子气的。就算生气,也总是嘴硬心软的,能不开心到哪儿去?于是伪装又意在安慰地打下几个字:别不开心啦。

    猫却还是没有什么要回复的迹象。

    于是伪装又发送:我明天来接你吃饭好不好?小猫咪?

    伪装刷手机刷到了早上五六点钟,猫还是没有回复。伪装也撑不住了,脑子里全是他的小猫咪,陷入了睡梦之中。

    直到中午训练时间到,伪装才被人从床上吵起来。

    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看一眼微信——猫还是没有回复。

    伪装不过比猫大了一岁,也是个小孩子脾气。这样一来,搁谁都不开心了。他又打字,是在抱怨:你怎么跟个女孩子似的,没事干闹什么别扭啊。

    这次激将法好像也没什么用。猫看起来是打定主意不回复伪装了。

    伪装觉得猫真的是不讲道理,不就是输给了自己吗,用得着这么闹别扭吗?不过闹别扭谁不会嘛,你不回复我,那我也不回复你了——

    伪装赌气般地把手机扔在了一边,跑到训练室一坐就是一整天。

    伪装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他多希望打开手机的时候能看到猫的回复啊——他是真的有点担心了。正当伪装愣着在想要不要打开手机的时候,手机屏幕突然自顾自地亮了起来。只是一条微博的推送。他手指往下滑,心情紧张地看着一堆消息提醒。

    没有。没有。还是没有猫的。

    伪装最终决定服软。他打字,诚恳地认错:小猫咪,我错了。

按下发送。

    一个红色的感叹号蹦出在那条消息旁边。

    “消息已发出,但被对方拒收了。”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伪装觉得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猫怎么会把自己拉进黑名单呢?我们俩不是关系最最最好的……情侣吗?他是不开心吗?是生气了吗?还是……真的想要和我分手吗?一定有什么误会吧?这不可能啊……怎么可能呢……

    伪装的大脑一瞬间空白了几秒。

    他猛地从床上弹起来,连拖鞋的左右脚穿错了都没发现,头发一团乱地冲到了门口。

    刚打开门,他又愣住了。

    所以自己又是在做什么呢?猫明明已经拉黑他了啊,言下之意还不够明显吗?这不就是已经宣布结束了吗?自己想去找他当面面质吗?这听上去不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吗?太幼稚了吧。这算是死缠烂打吗?

    伪装被门口吹来的穿堂风吹醒了。

    他转头呆呆地问队友:“啊,你们刚刚说什么?是要训练了吗?”

    队友们没敢开口告诉他——队长,你在哭啊。

 

2.

    QG春季赛开局三连败。

    其实并没有多少人把这几次失败放在心上。QG嘛,上个赛季开局不也是两连败,最后不还是拿了冠军?他们那么强,肯定可以的啦——

    后来不出意料地,他们连赢了几场。

    可之后呢?似乎又开始输了?

    猫开始紧张了,开始害怕了。尤其是看到组里的其他队伍一个个开始崛起的时候。

    BA, RNGM, eStar, EDGM。这样算算,他们真的能进季后赛吗?

    应该可以的吧?去年可是QG年啊——我们可是包揽了所有冠军的啊——

    可要是输了,又该怎么办呢?

    从神坛跌落。狠狠地跌落。这要承受多大的压力啊。

    失误越多,猫就越陷入对自己的极度不肯定之中。

    担忧,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那时候他已经和伪装在一起一段时间了。伪装是个很乐天派的人,每天都只知道笑啊笑的。即使是输了比赛,也不过就是嘴巴上多唠叨几句,从不往心里去,该继续努力还是要努力的。他每天的日常就是给猫转转有意思的微博啊,给他分享分享今天训练中的趣事啊……说实话,猫一开始还是非常开心的。

    但后来,QG的接连落败让猫的心态发生了许多变化。

    伪装自然是知道QG输的,但他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输嘛,对于他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于是他每天还是继续给猫分享好笑的视频和微博,一个字都没提到过比赛。

    可输对于QG来说,意义似乎有点不太一样。自从猫来到QG,三次捧杯,不断刷新KPL连胜记录。有输过吗?有。但都是些不值一提的输啊。

    猫看着伪装跟自己嘻嘻哈哈的,好像个没事人似的调侃,心里五味杂陈。

    姜狗,你别给我发这些了好不好?你为什么不问我一句我输了比赛难不难过;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肯定可以赢回来的;为什么不说一句......“我永远在你身后”?甚至只是一句“加油”都没有吗?

    可伪装是不会知道猫在想些什么的——他还觉得那些小视频真的很好笑呢。

    两人关系的导火索果然还是QG输给了eStar的那场比赛。

    猫不知道,再这么输下去,QG要拿什么进季后赛。

    获胜的伪装笑着来和猫拥抱。特别真诚又好看的笑容。

    猫看着那么开心的伪装,他也忍不住笑了。但笑完又沉默了。于是他推开了伪装。

    回到俱乐部后,猫一言不发地窝在被子里,看到伪装给他发的消息。他在心里默默回复。

    “小猫咪,你不让我抱,你不爱我了。”

    我怎么会不爱你呢。但比赛对我来说也很重要啊。

    “我好不容易赢啦,有什么奖励吗?”

    你想要奖励吗……你想要什么?可是你有想过我在想什么吗?

    “别不开心啦。”

    我也不想不开心啊……你安慰安慰我吧,好不好?

    “我明天来接你吃饭好不好?小猫咪?”

    吃饭的时候你还想和我吹你今天赛场上的表现吗?……我真的很想进季后赛,很想拿冠军啊。

    猫盯着手机上伪装发来的消息,就这么睡着了。

    他的梦里全是比赛,大多都是输的,还夹杂着去年他们捧杯的场景。

    第二天一早,猫迷迷糊糊地起来,看到的是一条来自伪装的新消息。伪装的语气有点冲:你怎么跟个女孩子似的,没事干闹什么别扭啊。

    原来你是觉得我只是在和你无理取闹吗?那就等比赛比完了再说话吧。比赛是对我来说,更重要的事情。

    猫的手指顿了一顿,最终还是把伪装拉进了黑名单。

    原谅我吧。

    我只是需要一段时间安静。

    下次再见的时候赢的会是我。

    我爱你。


3.           

    思前想后还是没有去QG俱乐部找猫的伪装翻了一下常规赛的赛程。同为东部的战队,eStar和QG已经没有在常规赛再次对战的机会了。

    那下次见面会是什么时候?

    季后赛吧。等季后赛我们再见面吧。

    那时候的伪装哪知道猫心里那么多的心事。他心里想的还是:等到季后赛我们再来一次对决吧。我还是会把你打败的。

    可等着等着,却等来了QG落败于YTG,几乎无缘季后赛的消息。

    这个消息是伪装的队友一脸兴奋地跑来告诉他的。毕竟如果QG这场又输了,eStar基本就能说是稳进季后赛了。哪个eStar的人会不高兴呢?

    可伪装却愣住了。

    他点开微信,看着那个因为一个红色感叹号而被闲置了许久的置顶聊天框。

    他犹豫了一会儿,打下一句话:别难过了,还有机会的。

    即使伪装自己也清楚EDGM或是自己战队连输两场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发送。

    蹦出的还是那个红色感叹号。

    伪装叹了口气,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又打下一行字:要记得按时吃饭,别给自己太大压力。比完赛我来找你。

    伪装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手机屏幕,点了home键,重新回到了游戏。

    那天晚上,伪装窝在被子里点开了QG对战YTG的常规赛比赛录屏。

    他只看了最后一局。那一局一波三折,所有人都打出了十分亮眼的表现,甚至被称为是本赛季常规赛最精彩的一场比赛也不为过。

    但那些都不是伪装所在意的。

    他的眼睛里只剩下镜头里猫落败后的那个眼神。没有泪水,甚至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波动,但却充满了无尽的失落的眼神。

    伪装心疼得不能再心疼。

    没想到,到头来还是他先红了眼眶。

 

    那一场YTG打QG的保级赛,伪装特地请了病假,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一秒不落地看完了。QG获胜了之后,猫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伪装也笑了:猫你已经释然了吗?真好。那就好。

    伪装从直播平台切到微信,点开了置顶聊天框。

    他即使知道猫看不到,他还是那么固执地打字:恭喜你们保级成功啊。

    发送。

    他突然发现那个红色的感叹号消失了。

    他一惊,怕那条消息太突兀,手忙脚乱地想要撤回,猫的回复却是先一步到来了。连着三条。

    吼吼,你还是多担心担心自己吧。

    季后赛可别再送了。

    加油啊。

    是伪装熟悉的,来自猫的心口不一的关心。

    伪装看着猫发来的这三句话,终于又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

    那当然啊。我会连着你的那一份,一起赢回来的。


*狗哥一定要带着猫猫的期望走下去呀!期待着你有一天也能举起奖杯,比心!

一地鸡毛加油!!!版本之子大乔和公孙离为你们打call!!!
作为edgm和es的双粉也是很心塞了,季后赛第一轮就一定要淘汰一个唉......
大家都要全力以赴呀,等我暑假到现场来看你们(((o(*゚▽゚*)o)))

EDGM.koko
大家季后赛都要加油呀!

女......女装大佬?
其实这一切都是师傅的阴谋(跪
还是弈星在长城的梗

还是那个弈星和铠交换的梗~
现在长城守卫军和尧天都有完整的阵容啦!
只可惜可爱的小弈星不能和自己的师傅在一个队啦......
第一场训练赛会发生什么呢?

梗接上p!
恭喜尧天喜提上单!
铠终于有肉吃啦!
尧天的大家真的是超好的!
超开心!......?

如果苏烈是辅助的话,那长城就缺一个法师。
如果杨玉环是法师的话,那尧天就多一个法师。
理性交换能让大家都变得更强哦!

【猫狗猫】荧光

*短篇 一发完

*双向暗恋中

伪装在很早的时候就买好了两张前往冲绳的机票。

教练曾经问过他准备和谁一起去,伪装总是回答:“哎呀还没定呢……等我们拿到冠军再说好吧。”

其实怎么会还没定呢?买机票的时候,都是要输身份证号的呀——

最后虽然伪装没能等来自己的冠军,但另一张机票的拥有者,猫,却又一次站在了冠军奖杯前,举起了属于自己的荣耀。

哼哼,这张机票就当是给猫的冠军礼物好了。伪装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把机票递给猫:“这是爸爸给你的冠军礼物,收好了啊。”

猫有点惊讶地看着那两张机票,笑着吐槽伪装脑子有病,可转身他就把机票小心翼翼地放在了包的夹层里,开始期待起了和伪装的旅行。

 

冲绳是日本最南部的小岛,既有繁华的商业街,也有清澈的海水,是个旅游胜地。伪装在行前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担任着导游的角色带着猫走遍了各个角落。

那天他们住在海边。

吃完晚饭后,天色逐渐变暗,猫有些累了,半躺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准备回酒店休息。

伪装却不肯回去,说住在海边当然是要去浮潜的,哪有回酒店躺着的道理。

猫“啊?”了一声,往椅子里缩了缩:“大晚上的下什么水,太冷了。”

伪装既然已经决定了,当然不肯依他:“就是因为没什么人所以才去嘛。很好玩的,信我。”

猫还在将信将疑,就已经被伪装连拖带拽地带到了租潜水服的地方。

伪装一股脑儿把潜水套装都塞给猫:“穿了就不冷了,走吧走吧。”

猫看着伪装亮晶晶的眼神,虽然觉得自己已经有点累了,但还是不好意思拂了伪装的兴致,于是两个人一起换好了衣服,戴上了潜水镜,套上了脚蹼,准备下水。

晚上的海水其实并没有猫想象中的那么冷,只是看不太清前面的路,再加上套着紧身的泳衣和脚蹼行动起来没有那么方便,让猫有点紧张。他把还算是得心应手的伪装叫了过来,却一句话也不说。

伪装当然是明白自己的小猫咪在想些什么的,于是毫不留情地嘲讽了他一句,但还是抓住了猫的手腕,带着他一步步略显蹒跚地往海里走去。

幸好潜水服和脚蹼为两个人提供了足够的浮力,即使是不太擅长游泳的猫也勉强能浮在水面上慢慢移动。

猫怕水,猫也怕水,他紧紧抓着伪装的手不松开,才稍稍有了一点安全感,敢跟着伪装往比较深的地方游过去。

伪装的另一个手里拿着手电,打着圈在海底的沙地上寻找生物。这里物种丰富的海也没让他们失望,虽然鱼都去海草和珊瑚里睡觉了,但一些色彩斑斓的海参海胆,还有伪装在沙子里的像蝙蝠的鱼和没有攻击性的鲨鱼还在夜晚的海水里活动。

两个人游得很慢。

这似乎是他们第一次那么长时间地牵着手——多亏了大海的功劳。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离岸边已经有一定的距离了。猫嚷嚷着自己累了,要回去了。

伪装应允他说好啊,想了想又说:“要不我们再看个东西吧。”

猫好奇地问是什么。

伪装笑嘻嘻地说:“你先松开手,我去远一点的地方给你看。”

猫犹豫了半晌,还是没松手:他是不可能承认自己害怕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可伪装怎么会看不出来呢。他开心地想,这天不怕地不怕的猫居然也有需要依靠他的时候。但他还是一狠心告诉猫说:“不行,你抓着我就看不到了。我就过去一点点,别怕啦。”

猫“哼”了一声,这下是毫不迟疑地把手松了:“谁怕了,你想去就去呗。”

伪装知道猫在逞强,觉得莫名有些好笑,但又想安慰他:“哈哈,你爸爸在这儿,你肯定不会出事的。”

伪装游出去了大概两米,就停下来浮出水面和猫说:“你看好我哦。”下一秒,手电的光便暗了下去。

猫僵硬地待在水里,花了好久才适应了黑夜里的自然光,跟着伪装潜入了水里。

伪装在海里用手快速地拨动了一下水,又浮出水面问猫:“你看见了吗?”

猫有点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

伪装又笑着说:“哎呀,你认真看我的手。”

两个人又同时潜到水下去。

猫隐隐约约地看到伪装在水里移动着,似乎在用手比划着什么。

猫皱着眉,照着伪装的话盯着他的手,突然发现自己的眼前似乎晃过了一串亮闪闪的东西。这是什么?猫的兴趣一下子被勾了起来,注意力更加集中。

往上,打两个弯,往下。

墨色的海水里,一串亮闪闪的,和星星一样的轨迹浮现了出来。是淡淡的荧光蓝色。

这是个什么形状呢?是一个……爱心?

猫突然反应过来,伪装原来是想在海里用这些荧光给自己画爱心吗?

他看着海水里的荧光随着伪装手的轨迹一一浮现,一下子晃了神。

为什么海水里会有荧光呢?

为什么……伪装要用荧光给自己画爱心呢?他是想表达什么吗?

平静的海水里,猫似乎能听到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他痴痴地盯着不远处那傻乎乎的姜狗,盯着那无比梦幻的,荧光勾勒出的爱心形状。

这是童话里才会有的情节吧——

这只傻狗真的是……太可爱了啊。

猫的神情是出乎意料的柔和,但隐藏在潜水眼镜后面,伪装能感受得到吗?

猫抬起手小心翼翼地在水里动了动,模仿伪装的样子,那荧光跟在他的手后面亮了起来。发现了这点的猫瞪大了眼睛,也不再那么害怕海水了,尝试着扑腾出了几条竖线。

两个人和小孩子一样在水里玩了好久,直到都很累了才逐渐停下。

隐约的月光下,猫看到伪装正朝着他的方向,准备上浮。猫突然愣了愣:抬手,打两个弯,往下——也是一个爱心的形状。

 可伪装没能等到猫把那个爱心画完就已经浮到了水面上。他一脸骄傲的样子,向猫炫耀:“怎么样,好看吧。”

猫知道伪装没看到那个爱心,心里有点小失落,但还是笑着点头:“是啊,这是怎么回事?”

伪装“嘻嘻”笑了两声:“是水里的微生物,他们感觉到水流的的话就会亮起来哦。”

猫“哇”了一声,惊讶地开口:“很好看啊。”

伪装牵起猫的手:“是嘛,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的。你累了吧,现在我们回去啦!”

猫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不过幸好天黑,没有人看得见。他笑着点头,握紧了伪装的手,把头埋进了水里,两个人一起往岸边游去。

 

上了岸猫才觉得冷。夜晚的海风吹在潮湿的潜水服上,让猫不由得耸起肩哆嗦了一下。伪装赶紧把自己的毛巾也给猫披上,两个人一路小跑回了换衣服的地方。冲了个快速的热水澡,他们俩慢悠悠地换好了衣服,觉得舒服了许多。

温柔的海风把睡意吹走,两个人走在细腻的沙滩上。满天繁星,月色如水,海浪有规律地拍打在沙滩上,反而衬托出了一分宁静。

猫一边走着,一边抬起头看星星,夜空是城市里不曾见过的绚丽。他感叹道:“好多星星啊……真好看。”

伪装也抬头看去,点了点头,说:“是好看呀——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他又转过头去看专注于星空的猫,心里笑着想,你也好看呀。

猫伸出手,手指划过天空中最亮的几颗星,仿佛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又说:“要是可以碰一碰星星就好了。”

伪装装着深思熟虑地点点头:“哦——哈哈,你幼不幼稚啊,要是真碰到你早就凉了好吧。“

猫嫌弃地瞥了伪装一眼,说:“艺术知道不?这是艺术。“

伪装“哼”了一声,没说话。

两个人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伪装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在口袋里一边翻找,一边兴奋地对猫说:“哎,我再给你看个东西——我带你看星星好吧。“

伪装在口袋里翻了好一阵,才终于找到了一小包宾馆前台拿的薄荷糖。他拿出一颗,快速地深吸了一口气,把糖放到嘴里。

伪装指了指自己嘴里的糖:“你看好了啊。”

猫有点好奇地看着,但一开口还是那熟悉的嘲讽语气:“你恶不恶心啊……你吃糖我有什么好看的?”

伪装神秘地笑了两声:“嘻嘻,我让你看你就看呗……记得看仔细了啊。“

伪装又深吸了一口气,张大嘴巴,然后用力地咬了下去。伴随着一声清脆的碎裂声,糖瞬间碎成了两半。

那是……荧光?

猫瞪大了眼睛,一下子愣住了。黑夜里,他看到伪装嘴里的糖泛出了微弱的荧光。是淡淡的蓝色,和水里的微生物一样,和天上的星星一样,一下子抓走了他的视线。

猫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直到伪装又使劲咬了几口糖,他才确定自己看到的荧光是真实的。

糖很快就被咬碎了。

猫略微有些恍惚,一开口却还是没忍得住怼伪装:“你是小孩子吧,还玩这个。“

伪装笑着“哼”了一声:“你先把你的眼珠子收回去再说好吧——怎么样,我在微博上看到的,厉不厉害?”

猫有一丝被看穿的窘迫,但还是忍不住扬起了嘴角。他撇了撇嘴,说到:“还行吧……你这是怎么弄的呀?”

迎着月光,伪装看到了猫不由自主露出的微笑,心里更开心了,开口:“好像是什么物理原理吧?我也不知道。前几天刷微博正好看到了,就来试一试,没想到真的会亮。”

猫点了点头。

伪装又说:“你要试试吗,我也想看看这荧光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伪装又翻出来了一颗糖给猫,抬起手举到了猫嘴边。

猫本来想用手接过来,又觉得把已经送到嘴边的东西再拿下去有点太过刻意,于是就低下头把伪装手上的薄荷糖咬到嘴里。他的嘴唇划过伪装的指尖,让他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猫学着伪装的样子,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咬了下去。

淡蓝色的荧光再次亮起,这次是在猫的嘴里。伪装十分好奇地盯着猫看,让猫有点手足无措。他像个被大人强行要求表演的小孩子一样,僵硬地站在那儿,紧张地等待伪装的反应。

不过或许伪装才是那个真正的小孩子。他回味着那一闪而过的荧光,大声感叹:“哇!真的哎!这也太神奇了吧!“

猫这才松了一口气,恢复了他的一贯作风:“你真的是个小孩子吧——”

伪装的眼睛里全是笑意,不知道是因为那让人惊讶的荧光,还是因为在他眼前的,明明很兴奋却还想方设法端着架子的猫。

伪装开口反驳他:“吼吼,我可是你爸爸好吧!怎么样,你爸爸说你现在发光啦,好好做你的星星去吧!“

猫知道伪装在逗他玩,“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嘴上还是不愿落下风,想法设法地给伪装出难题:“我说的是我要碰星星好吧……变成星星多无聊啊,一个人挂天上。“

伪装突然有点失落地“啊“了一声,又好像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似的,抓起了猫的手。

虽然他们俩在海里的时候也一直这么抓着手,但现在没了那在海里紧张的氛围,伪装手上传过来的温度还是让猫觉得有点尴尬。他想把手抽出去,伪装却是紧紧抓着不肯放。

伪装用另一个手拿出了另一颗薄荷糖,放在嘴里咬了下去。又是淡蓝色的荧光,在黑夜里是那么的引人注目。伪装指了指自己的嘴里的糖,说:“那我就当星星好啦。“

他又举起牵着猫的手:“你现在不是碰到星星了吗?”

伪装傻傻的却又非常温暖的话让猫不由自主地红了脸。夜色深,伪装没怎么注意到猫游离的眼神,继续开口说:“而且星星还有天上那么多星星陪着,哪里孤单了?”

猫敷衍地点了点头,想赶紧把手抽离出去,可伪装抓着它的力气却不减。

伪装看着猫的眼睛,眼神里是久违的认真:“……而且,我这颗星星也有你陪着不是吗?”

猫的心一下子就乱了。他赶紧甩开了伪装的手,转过身去走了几步,又停下:“你干嘛啊——你能不能别那么gay啊——“

猫的这句话似乎是想要划清他们俩之间的界限。伪装有点不开心,他用他那软软的小奶音小心翼翼地嘟囔了一声:“小猫咪……“

猫最受不了的就是伪装用小奶音这么叫他。他心一下子软了,“嗯?“了一声,转过头看他。

伪装可怜巴巴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你会一直陪着我的……是吧?“

伪装那一反常态的,小心翼翼的语气让猫听了有点心疼。是啊,站在自己面前的,毕竟是自己喜欢的姜狗啊。

猫就那样看着伪装。在月色下,在海边。时断时续的海风从他们之间穿过,让原本触手可及的距离一下子又变得飘忽不定。

黑夜里,没有人可以看到猫眼中的深情。

伪装愣了几秒,最后还是忍不住先开口了。他装着轻松的语气:“哎呀我跟你开个玩笑嘛,我不gay你了。”他往前走了一步,走到猫身边,又说:“我累啦,要回宾馆睡觉啦。”

猫却没有跟着他走。他听出了伪装语气里的失落。他的姜狗已经等了他太久了,付出了太多了,那最后一步,为什么不让自己走出呢?

猫把伪装拽回来,看着伪装的眼睛,点了点头,认真地开口:“嗯。”

伪装一下子愣了:“啊?什么?“

猫抿了抿唇,最终还是决定开口解释:“我是说……前一个问题的答案。”

伪装这才反应过来,这是小猫咪答应了要一直陪着他了?他突然又变回了之前笑容满面的那个伪装,他抓着他的手,开心地,又刻意地问:“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嘛。”

猫却是不会再重复了。他没有松开伪装的手就是最好的证明。

伪装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小猫咪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抓紧了猫的手,笑道:“哈哈,你就是不愿意承认是吧。“

猫“哼“一声,什么话都不说。

不过不说话又有什么关系呢?小猫咪已经答应了会一直陪着他的姜狗的啊。

那是月色下的约定,是海边的约定,是永远的约定。

—————————END—————————

*看了比赛,狗哥实在是太太太可爱了吧呜呜呜,和小猫咪可以说是绝配了!我已经在坑底躺好了,希望各位太太可以使劲往我嘴里塞糖,谢过各位了(´;ω;`)